债市灰色利益链彻查风暴掀起,万家基金邹昱遭

  证券时报记者 张哲 吴昊

  编者按:种种迹象表明,高层彻查银行间市场违规交易的风暴才刚刚开始。就资金量、人脉和市场资源而言,基金最多是外围,银行尤其是大行交易员或是真正的核心圈。随着信用社、基金及部分券商频频出事,利益链条或正在由栖身丙类户向乙类户蔓延和变异。这意味着,丙类户的生存空间已所剩不多。

  基金经理邹昱因涉嫌债券代持和利益输送被带走调查的传闻,将万家基金推到了风口浪尖。万家基金发布公告,称邹昱因个人行为正在被公安部门调查。证券时报记者昨日进入万家基金公司,零距离接触了处于舆论漩涡中的万家基金。

  证券时报记者 张哲

  万家基金:邹昱因个人

  种种迹象表明,高层彻查银行间市场违规交易的风暴才刚刚开始。除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杨辉、万家基金经理邹昱以外,昨日山东某银行金融部一元老级人物也受到公安调查。随着涉案人员范围扩大,由商业银行、券商、基金等构成的银行间债券市场灰色生态链也逐渐浮现。

  行为被公安部门调查

  固定收益大佬相继落马

  万家基金今日发布公告,确认公司基金经理邹昱因个人行为正在被公安部门调查,邹昱的基金经理职务已由其他基金经理接任,其与公司的劳动合同也已解除。公告还强调,邹昱任职期间未发现有损害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的行为发生。

  据知情人士透露,17日下午,山东某银行金融部徐姓人士被公安调查。据了解,跟之前落马的杨辉、邹昱一样,徐某也是债券市场能够呼风唤雨、人脉资源甚广的大佬级别人物。“徐某是该银行固定收益元老级别的人物。”

  同时,万家基金的另外三则公告显示,邹昱所管理的3只债券基金,公司已分别指定基金经理进行管理。昨天下午,证券时报记者来到万家基金,接替邹昱管理岗位的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副总监朱虹、固定收益部基金经理孙驰、唐俊杰等仍在公司,各项业务有序进行。

  同时,根据证券时报记者了解,上海公安前日也对某银行上海交易中心和某券商固定收益部进行了调查。“此次案件主要涉及银行间债券的违规代持问题,属于一级半市场层面,目前上海证监局已经令辖区内券商上报各家券商债券代持情况。”业内知情人士说。此外,市场传言,上海一家中小基金公司债券基金经理被要求协助调查,而某券商固定收益部负责人此前因受贿被拘留,疑与债券代持有关。

  据了解,邹昱此前管理万家添利、万家14天理财、万家岁得利3只债券基金,规模占万家基金整体规模的三分之一左右。邹昱的离开会否对万家基金资产管理规模造成冲击?对此,万家基金总经理吕宜振坦承,“赎回不可避免,但我们在跟客户积极沟通,希望能够将损失降到最低,目前并未出现巨额赎回的情况,权益类基金表现稳定。”

  虽然基金公司也被卷入调查漩涡,但证券时报记者从多家基金公司了解的情况显示,基金公司没有收到相关部门要求上报债券代持的通知。不过,谈及此事,很多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人士均持讳莫如深的态度。一位明星债券基金经理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等公开信息出来再说。“18日是银行间交易员大会,其实债券圈子里面对此次事件议论纷纷,但敏感时期大家都不愿意公开说明情况。”一位基金固定收益人士私下表示。

  吕宜振还表示,经过两年多的系统打造,万家基金固定收益团队基本完善,目前的人才架构能够确保固定收益产品继续之前良好的表现。

  固定收益黑幕

  知情人士:问题可能

  堪比股票“老鼠仓”

  不仅在于代持

  事件爆发出来后,银行间债券市场参与各方的灰色利益链也随之曝光。令大家吃惊的是,跟股票的老鼠仓相比,固定收益投资违规黑幕更胜一筹,甚至连一些股票基金经理都叹为观止。“债券这块水挺深,因为能够操纵的资金量非常巨大,且又是无本生意。”某基金经理表示,“仅是做代持、养券,就能够从中提取丰厚的返点。不像股票老鼠仓还得用资金去抬轿子。”

  虽然万家基金表示邹昱是因个人行为被警方带走,但该事件仍在行业内持续发酵。据知情人士透露,除了万家基金外,沪、深多家基金公司也被牵扯其中,作为传闻所涉及基金公司之一,富国基金昨日已作出声明,富国基金并未有人协助调查,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经理饶刚仍在正常上班,旗下固定收益类基金也正常申赎。而与此同时,上海多家券商昨日接到监管部门紧急通知,要求在下班前将其债券代持情况上报监管部门。

  事实上,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交易均是大宗交易,单笔交易涉及的资金量一般最少1000万元,有的甚至高达数十亿元。所以尽管从债券交易价格上面来看,都在正常的交易波动范围区间,但只需几十个点的利差,代持人就能够从中赚取丰厚回报。

  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知情人士透露,债券代持是基金、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普遍存在的情况,“出事的基金经理应该不是单纯由于代持,据说相关案件4年前监管部门就在调查,只是现在查实了。有可能是个人或小团体以此获取返点等利益。股基基金经理违规是因为老鼠仓事件,固定收益基金经理则可以利用银行间债券交易代持提取返点。”该人士透露,邹昱是在相关部门调查其他案件时被查出的。

  所谓代持养券,是指投资机构以现券方式卖出债券后,跟交易对手私下签订协议,在将来某一时点以接近当初成本价重新买回该笔债券。以买回债券的期限进行划分,期限较短的称为代持,不断滚动操作、期限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称为养券。

  债券代持惹争议

  “做这块业务的人,很多都有这种情况,在业内也是潜规则。甚至有些地方城投债也存在猫腻。例如,有些城投债价格定得很离谱,但就是有人愿意发,而且一般资质的账户都拿不到,需要到特殊指定的丙类账户处才能拿到。”一位资深债券人士表示,“不过,这些丙类账户往往只是在帮另外一些利益群体代持,从中提取酬劳。这已不是正常意义上的投资范围,涉及更高层次、更严重的经济犯罪和贿赂。”

  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种种迹象似乎也在印证这个说法。分析人士指出,如果仅是代持,那么调查该从基金公司入手。而万家基金提供的消息是,没有监管层来公司调查,公司这两天也对过去两年的债券交易做了自查,没有发现问题。“银行间债券交易是一对一私下谈的价格,公司一般会对交易价格有较大偏离度的交易做出事后追查。”

  基金公司内控需加强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目前债券市场内,代持是一种普遍现象。上海一位债券基金经理表示,代持是银行和券商在债券交易中使用较多的方法,其实不严重,对封闭式基金来说更没什么问题,很多基金经理养券也是为了持有人利益,因为管理的规模越大养券的边际效应越大。

  有债券投资人士提出,基金参与债券代持,跟基金本身投资债券的弱势地位有关。根据《基金法》规定,基金参与银行间市场的资产比例不能超过基金本身管理规模的40%。一些基金经理为了博取更高的收益率,往往有代持养券的冲动。通过多轮代持不断放大杠杆,例如买入债券、找人代持后获得资金,继续买入债券找人代持,杠杆比例不断扩大,基金超额收益更高。

  “最关键的是可能会涉及商业贿赂,比如基金经理利用银行间债券交易做养券、代持等借机提取返点,也是银行间的债券交易制度本身有漏洞。”上述人士表示。

  对此,富国固定收益部总经理饶刚表示,基金对银行间债券交易有杠杆比例限制,但交易所市场没有限制,在融资成本相当,或者交易所成本高一点的情况下都会首选交易所系统,因为更加透明、便利,风险可控。饶刚认为,基金风险除了杠杆,还有久期配置,不能单纯说杠杆越大风险越大,有时杠杆越高反而风险不大。

  据记者了解,目前债券代持主要有两个功能:第一,解决流动性。银行间债券市场是债券交易主体,由于银行间债券市场以机构间撮合交易为主,想拿到好券需要一定的背景和关系,当资金缺乏时往往会先找人代持,同时找人代持也可以起到规避债券久期限制,提高投资收益率的作用。

  无论什么原因,对基金公司而言,加强对固定收益投资团队的内部控制迫在眉睫。对于基金经理违规代持养券,基金公司能否做到严密的内部监控,有基金公司表示,单纯从交易价格等来看,很难事前监控。“债券交易价格的波动区间非常小,很难从价格上判断债券基金经理做某笔交易是代持、养券,且每一笔单子均涉及不同的交易对手方。”

  第二,放大资金杠杆。目前市场中缺乏衍生工具,利用债券代持可以变相放大杠杆。例如买入债券找人代持后获得资金,继续买入债券再找人代持,如此循环可以将资金放大数倍,获得超额收益。

  与此同时,银行间债券交易模式的隐蔽性,也增加了基金公司内部控制基金经理个人从事丙类账户违规交易的难度。“现在市场上丙类账户有相当一部分比例的交易是通过代持等模式来进行的。交易过程和结果在常规的债券交易系统上没有体现。”

  一位债券研究员表示:“债券交易市场的利益输送表现在现券交易价格偏离市场正常价格,债券市场往往缺乏流动性也没有公允价值,交易价格也不公开,很容易发生利益输送,而银行间本身就是场外市场,较难监管。在代持中发生返点等利益输送时,也会表现为约定的交易价格偏离市场价格,但这并不是代持本身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从事银行间债券交易的同行来说,彼此对对手方的合作并非完全不知情。“有些丙类账户往往是几个熟知的债券大佬共同出资设立,通过该账户盈利所得一起平分。”知情人士说。基金公司只能从内部做出事前的风险提示和警告。

  “债券代持是一种口头达成的类似债券回购的行为,其风险在于代持期结束后,回购价格可能与债券市值差距较大,若发生纠纷并无法规保障,存在风险。”上述人士说。

本文由必威官网登陆发布于中国经营者,转载请注明出处:债市灰色利益链彻查风暴掀起,万家基金邹昱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